寫作範本、小說寫作範例、時代、張大春、小說創作指南、張大春的文學意見、紅樓夢、高行健、沒有人寫信給上校、撒謊的信徒
小說創作全攻略

小說寫作攻略第一帖——推薦扣緊時代議題的寫作範本

從張大春先生的文學意見說起

1992年,台灣的文壇砥柱張大春出版了一本張大春的文學意見;小編優游文壇甚久,自然要去買一本來看。對於張大春的小說,我個人是推崇備至;對於張教授的文學意見,我倒有一些個人的看法。

首先,我們從頭開始看起——他自己寫的代序「一切都是創作——新聞、小說、新聞小說。」

張先生邏輯性極強,所以看他的文學意見,首先要避免掉入邏輯陷阱,才能知道他這篇文學意見,到底要說的是什麼?

1991年左右,我記得我大學的時代,報導文學相當興盛;就我所學所知,報導文學指的是,藉由文學的寫作技巧描繪當今的真實個案,藉以闡述或表達寫作者的心中理念或意涵。

然而,在張大春先生這本意見序文中,卻將「創作」一詞用來定義,所有敘事性文類,都必然包含著或多或少的虛妄。但我個人冒昧地認為,這會造成小說創作者對張教授實際意思的產生誤解,所以特別在此補充一些看法,以避免創作者可能的誤讀。

何謂【創作】

「創作」一詞,在文學理論上,一直有相當嚴謹的定義,雖然這定義會隨著時代的變遷而更迭;但其中不可剔除的原則則是想像力在創作上的舉足輕重。

通常,想像力越高的藝術作品,虛構性越強,藝術性往往也越高。但這又要涉及人類的擬真能力,是否也該具備絕對的想像力亦即虛構能力。

試問,一張畫得和照片一樣逼真的寫實油彩作品;和畢加索或達利這類意識流的作品,哪一個藝術價值比價高,甚或問,何者真實,何者虛構?對於賞畫的觀者來講,都是一種不該問的虛妄吧?

為何如此說呢?絕對擬真的寫實作品,對光線色彩描摹的精準度,到達機械般的準確,難道不是一種人類創作能力的極度表現?又有幾個畫家,能夠打包票他能一筆不差地勾勒出來,達到照相的準確度;這種畫是夠真了吧?但是他沒有想像與虛構嗎?

有的,他利用了油彩要模擬了光子、泥土、葉片的各種色塊、陰影,這本身就需要絕佳的想像力,才能捕捉那美感的瞬間;所以這種逼真的畫作,也要動用到大腦非常大的想像力才能達成;而其中的手感,也絕非機械所能達到,這也就是畫家親手繪製畫的珍貴之處。

再論到達利等人的意識流創作,表面上看起來是虛幻的不存在世界,但他去構築了人類意識當中的奇思幻想,夢境及意識流動。你要說他是假的嗎?在人類情緒與情感上與思想上的表達,那其實又極度為真;就因為真,才能打動人心,成為珍品。

何不輕鬆看待創作文?

那麼,我在這裡要補充張先生的是什麼呢?其實也就是對【創作】這專有名詞的補充。在這資訊充斥的時代,我們在各種論壇(以迪卡為例)屢見網友對虛擬事件的貼文,斥之為 【創作】 文。於是,在此強調資訊真實性的時代, 【創作】 變成一種貶抑的詞彙。以至於,許多貼文的更高明寫法,便是明白地告訴讀者,我夢到……。

而此種揭櫫內心世界的隱私寫法,如果不小心,作者變成社會事件的主角時,往往成為讀者編織真相的蛛絲馬跡,但卻也不得不因此放縱了訊息事件中的加害者,讓其逃避法律的制裁;因為為了隱晦,作者的寫法必須利用部分的虛構,來隱匿作者的身分或其他想隱匿的部分。唯獨,輿論的制裁,加害者卻也很難閃避;甚至會導致網路霸凌事件,屢見不鮮。這都是貼文時,創作者應該注意的。

而在隱匿作者身分或故事的需求上,有一本翻譯小說,描述得非常動人,很值得推薦給各位,那就是第13個故事令小編忍不住熬夜看完。

我個人認為,所有文字寫就的篇章,只要不是複製品,都是文學的一種。就像三歲小孩的塗鴉,你能說那不是畫嗎?所以,我個人認為,從藝術的角度來看, 【創作】文雖跟事實的接近度有限;但就貼文本身而言,那也是一種匿名抒發的需求;我不是那麼贊成讀者用批判且嚴厲的角度,來看待 【創作】文。 【創作】文 在論壇的寫作上,應該成為被接受的文類。畢竟,人生苦悶,上網抒發情緒,也是可以接受的。只是,我想提醒各位網友,不必要過度投入貼文者的情緒當中,才是我們網路讀者,所該對 【創作】文 者不願暴露自己隱私的尊重,不是麼?

而在我看來,張先生刻意以 【創作】一詞 來分類新聞寫作與小說寫作,想強調的便是,這個世界的虛妄性。

論世界的虛妄性

那麼世界是虛妄的嗎?世界當然是虛妄的!我們每天生活在各種資訊、文字、圖片編織的世界裡,連要揣踱一張博士證書都困難重重;而世界是真實的嗎?新冠病毒的長相,真的被生化學家描繪得栩栩如生了嗎?

誠如老莊思想所表達的,我們每個人看到的世界,都只是這世界的細小端倪,如果以此端倪,來定義整個世界,就不免落入個人的成見之心。我想,用此來說明世界的虛妄性,或許更有一種尊重多元並陳的積極性。

那麼,到底要怎麼看待張先生在這篇文學意見裡的「一切都是創作」所要告訴創作者的——虛構與現實的調度——之文筆技藝呢?

張大春先生,後來出了兩本膾炙人口的小說【沒人寫信給上校】與【撒謊的信徒】都真實呈現了他在虛構與真實調度的寫作功力,令人折服,值得一讀再讀,小編在此推薦其可作為創作此文類的小說範本,小編亦曾參考學習過。

或許讀完,或重讀這兩本小說,都會更能了解張教授他親自下筆的小說典範裡,他是如何布局與運籌帷幄,他所謂的「 虛構」與「現實」之間的解構和重塑;並藉由他這樣的調度來產生「小說這種敘案文類」在公眾領域的影響企圖;而這或許就是身為作家的時代良知吧!至於良知是否能被當代讀者洞見,就要看小說的說服力與時代氛圍了。

【視角】——可能是客觀而無價值判斷的寫作技法定義

對於一個有創作經驗的小編來講,我想,【視角】是最可以說明與闡述所謂的虛構、想像與真實之間的距離。

舉政壇的例子,大家會比較清楚。

古代武則天,從男人的角度看她,說她心狠手辣,史書描繪她狠毒如虎;那是唐代男性史觀的 【視角】 。

現代武則天,從英粉的 【視角】 去看她,她則是清新秀雅;怎麼看,也是百般可愛,雖早過耳順之年,卻依然被廣大的群眾暱稱作小英。

所以小編以為,與其說是創作,用創作二字去否定世界的真實性,還不如用視 【視角】 二字,會更加尊重這個世界的多元並陳。

以真假二元的否定論,來呈現老莊境界的玄之又玄,古典小說 【紅樓夢】 是翹楚中的翹楚;經典中的經典。而其中瀰漫的佛教思想,也就是真假寶玉所呈現出來的二元否定論。更明顯看出,印度悲觀思潮滲入老莊逍遙世界的苦澀。

但倘若以「視角」一詞來呈現真實與虛妄的矛盾和複雜,或更可呈現中華文化裡講的:「有無相生、難易相成」那種玄之又玄、動而愈出的生生不息,循環無止。映照 【紅樓夢】, 也就是劉姥姥進大觀園後,曹雪芹所欲表達的妙趣橫生。

不是麼?人人都有一雙眼,左眼和右眼所見的世界就已經迥然而異,更不要說文壇更迭裡的落英繽紛,世界諸目裡的琉璃宇宙了。

寫作範本、小說寫作範例、時代、張大春、小說創作指南、張大春的文學意見、紅樓夢、高行健、沒有人寫信給上校、撒謊的信徒
找出你的寫作視角

所以,時傳至今,三十年過去,我們在為張教授的文學成就擊掌時,也不禁喟嘆:像張先生這樣長自中西文化匯流的台灣文壇巨擘,他的政治見解於超越族群後所產生的小說家史學宏觀洞見時,對張先生的文學生命是一種助長還是扼殺?小編沒有深入張先生的其他文學作品,所以並不知道。

只是,如果當 【創作】 以 【視角】 一詞替代時,是否又會對張先生的小說創作生涯,有一種泉源活水的注入呢?

小編人微言輕,不敢揣度。但小編深知,喜歡小說創作,就得跟經典學習。而【紅樓夢】(本社出版的節錄本,歡迎參考【紅樓夢擷】)、 【沒人寫信給上校】與【撒謊的信徒】 高行健 【一個人的聖經】 、嚴歌苓【第九個寡婦】、王安憶【啟蒙時代】,都是這類型扣緊時局時事的小說最佳寫作範例,小編也預期此皆將是能流傳千古的佳作;因為這些小說,將隨時代事件或氛圍被載入歷史的扉頁,供後代窺尋,而有了影響時代文明走向的力度。

也歡迎更多小說創作者,提供你們的寫作範例清單,給各位網友參考。歡迎註冊投稿,本資料庫開放自放廣告。

更多資料庫文章:

什麼?李子柒跟李子柒翻臉了?李子柒為何突然停更?

精準蒐集—形容短暫時間的詞彙和成語與「突然」的同義詞

如何成為YouTuber?如何跨出YouTuber的第一步你不可不知!

9 評論

留下一個回覆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