乾旱,熱蓋,水災,鄭州,極端氣候,地球暖化,旱災,新冠疫情
眼下

氣候災難頻傳,是極端?還是地球的日常?(上)

人類如何應對地球極端氣候所造成的變局?

地球暖化是極端氣候的主因嗎?

2020年以降,地球被迷你到看不見的新冠病毒,搞得七暈八素,動彈不得;但直擊人類而來的其他災難,卻沒有任何消停,手下留一點情——乾,乾到旱災頻仍;熱,熱到致人於死;光是一場爆雨,就幾乎可以滅頂整輛列車——末世的況味甚囂塵上,在這新冠疫情一波未平,一波又起的此刻。

這些災難,是剛要開始,還是即將結束?

台灣今年春季的乾旱,造成中部地區,需要限水;三月之初,過分的乾燥,甚至引燃了阿里山連燒97小時的森林大火。

無獨有偶,美國加州地區,雨季的降雪量與降雨量,紛紛低於正常;乾旱再起,根據台灣工商日報報導,這是數十年來最嚴重的大旱,許多農地被迫休耕,或轉種其他較不需要水分的作物。

乾旱,熱蓋,水災,鄭州,極端氣候,地球暖化,旱災,新冠疫情

不僅僅加州,聯合報轉載彭博資訊指出,美國西部的山區降雨太少,導致水庫大缺水;而其內政部資深顧問Elizabeth Klein甚至指出,前所未見的乾旱程度,恐怕成為未來的常態。

而對岸大陸也沒躲過乾旱,浙江去年受洪災摧殘,今年卻也因為連月降雨大減,導致旱情頻傳。

不僅僅旱災接連降臨各地,驚人的高溫,襲擊北美,導致數百人死亡,更是前所未見。

加拿大、美國西北太平洋地區,狂襲起一波熱浪,高溫居然高達攝氏50度以上,甚至造成加州地區電廠停電兩日,人們痛苦難當。

專家都說,引起這次的爆熱,是熱蓋效應導致。

所謂「熱蓋現象」(heat dome)就是部分地區因為高氣壓滯留,產生熱空氣後。熱空氣出不去,又讓高氣壓往下壓縮後,變得更炙熱。就像一個熱的蓋子壓住整個地區,造成高溫不散。是一種極端氣候的表現。

圖片引用自BBC

暑浪才過,暴雨隨後而至。七月下旬,連日超高的雨量,不僅侵襲歐洲大陸西部,比利時、德國、盧森堡、瑞士接連受到襲擊;而中國大陸的河南省,在突然的強降雨後,也是災情慘重。狂大雨甚至造成鄭州地鐵淹水,車廂中,水高及頸,殘忍地導致12人死亡。

迅雷不及掩耳的災難,在短短的春夏之間,猶如一場節奏過快的災難片,上演在我們毫無防備的目前;專家們,總把這些極端氣候歸因於人類文明導致的碳排放量過高,造成地球暖化所致。

乾旱,熱蓋,水災,鄭州,極端氣候,地球暖化,旱災,新冠疫情

然而,展開視野;人類到底是造成極端氣候的始作俑者?還是嚴酷自然下的無辜受災者?在地球生命的漫漫長史上,極端氣候真的是極端嗎?還是只是這個藍色星球的平凡日常?

參考資料

【工商時報】加州大旱重創農業

【聯合報】美西七成區域拉乾旱警報 加州更出現44年來最嚴重旱象

【BBC】美國加拿大熱浪:6張圖表讓你秒懂什麼是「熱蓋現象」

其他文章

真菌作成織品可行嗎?

2 評論

留下一個回覆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